当前位置: 首页 >> 金融专用设备

天地不葬第一百四十九章偷袭杀生皇子

2020-08-10 0人读过

天地不葬 第一百四十九章 偷袭杀生皇子

“范不多呢,死过来!”

范不多肋下各夹着一条神裔大腿,屁颠颠跑了过来:“师父,您喊我?!”

孔琼楼皱眉,嫌弃他:“你能不能跟顾有四那些正常人学学?别老夹着尸体到处跑,恶不恶心啊你?”

“哈,师父您偏心了啊。”

范不多顶嘴道:“顾有四那个变态,把所有神裔的耳朵都割下来串成了项链,挂在脖子上。怕您老骂他,所以就偷偷塞怀里,趁您修炼的时候才敢亮出来,跟我们使劲显摆。他才是真恶心呢,我光明磊落根本不算什么!”

“……”

竟无言以对。

乾坤遁杀大阵摇摇欲坠,一道死亡之力成了气候,在大阵上空凝结成漩涡,不断消磨空间阵势。但里面的杀生皇子还在,氤氲的空间律动和风雷之力集结则缺口处,阻止他脱困。

“真别说,绿帽子大仙布阵的手段还真有两下子!”

杀生皇子战力超绝,却不似戒色和尚那样了解空间本质,竟被一座残阵困生生住了十几天。当然,也与他被八大势力围攻受了伤有关。但饶是这样,也足以让孔琼楼等人为之赞叹。

不过,积攒一整年的葬力眼见便要枯竭,失去支撑后,大阵也就不攻自破。

“去,把弟兄们手里零碎的神裔尸体收上来,还有你这两条大腿,也给老子充公!”

慧眼明珠观望下,孔琼楼能够隐约分辨阵内的一道人影,虽处在无休无止的攻击中,却安之若素。看上去似乎有些急躁,可是并没有失了分寸,身上的气势也在回升。听说,这个家伙在永寂谷内把飞升者切成了纸,拼了一切也不能让他活。

范不多为难道:“可是……都碎了呀,顶多就剩一堆骨头了。”

“那也得给老子交出来!”

孔琼楼把他踹跑:“不是还有几颗完整的头吗?全都拿过来,还有顾有四脖子里的项链儿,给他薅了。咱们看看,这位残暴的神裔还认不认得他的兄弟姐妹……对了,再去把黑色斗篷给老子取一件来!”

原本的计划是,等杀生皇子破开大阵之际,整个军团合力攻击。但孔琼楼随即发现,这位神裔远比一般的强大太多。即便右臂被法力填满,周围又有一股不容小视的战力,也难免会造成重大伤亡。

而这座大阵,显然也撑不到两天后,碧霄弹指倾恢复!

不一会儿。

神族的尸体被收了上来,或是一根脚趾、几颗眼珠、也有肩胛骨、指骨、鼻子和牙齿……确实很碎。而且,大部分都绑着,被飞升者偷偷挂在身上,竟然有几千块儿,自然也包括那一串儿耳朵!

孔琼楼震惊了:“这么多?”

“咳咳,师父我们心里都很健康,这样做仅是用来辟邪的,护身符您懂吗?!”

“滚一边儿去,我不懂。”

由死气凝结成的黑色斗篷,并没有随着神裔的陨落而化作死气散尽,依然黑亮光华,死力被束缚,且不会伤及飞升者的身体。被大家用长长的白骨挑着,做成了招展的战旗。取来的那件斗篷,孔琼楼自己并没有穿,却是为吕舒准备的。

一阵耳语。

吕舒脱了个精光,把葬力凝成的战甲卸下,穿上了那件属于惩罚皇子的斗篷。又接过孔琼楼递给他的龙筋,塞进袖子里,重重点头:“嗯,我记住了。”

孔琼楼给了他一个选择,这就是他的选择。内心中,仍不免痛恨和敬畏。但在这个疯狂的世界,连“恨”这种念头本身都显得奢侈。他已被这帮无法无天的汉子杀没了脾气,也与每一位飞升者那样,更恨神裔!

“一会儿听老子口令,把这些零碎儿都扔进去,但惩罚皇子的脑袋别往里面扔啊。”

……

……

杀生皇子双目赤红,闪烁着残忍的光:“终于,终于要破开了!”

以他的身份,被一群飞升者困住这么久,若被弟弟妹妹们知道了,不得偷偷笑话死。只希望镇星皇子在海边没有把人杀绝,他要把布阵的飞升者揪出来,让他后悔飞升,甚至后悔出生。

“咦?!”

涌入的死亡涡流中,裹挟了许多零碎的异物,大阵阻止杀生皇子逆向缺口,却不能挡住他从阵外牵动死力疗伤。而那些异物与死气同源,虽被大阵摧毁了许多,可数量实在太多了,很难不引起他的注意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一根大腿,属于神裔。

一截手臂,在哪见过?

一颗脑袋,绝不会错!

“啊……不可能!你们怎么死了?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!”杀生皇子双手抱头,嘶声咆哮,眼前的场面让他极度震惊。尸体不可怕,可怕的是死的都是神的后代。单是脑袋就有好几颗,战死的数量远不止一两位。

“外面……究竟发生了什么?!”

“飞升者、卑贱、神神。”杀生皇子来不及细想,涡流裹着一件斗篷坠入到大阵内,如断线的纸鸢一般向下谪落,嘴里还蹦出几句走调的神语,沙哑至极。

活着的同伴!!

“嗤。”

一片死光扫过,替对方拦住了大阵的攻击,杀生皇子向那位奄奄一息的同伴冲去。

“惩罚老弟,发生了什么,兄弟姐妹们怎么死了?”但当杀生皇子把对方揽在怀里,翻转过来的时候,却发现斗篷下,露出了一位人族将军的面孔。难怪那几句神语不连贯,听上去也很怪异。

“嘿。”

杀生皇子揽住吕舒的同时,他的袖子里滑出一根发光绳索。

甫一接触到杀生皇子的手腕,就像毒蛇一样自行缠绕了上去。这件古宝,使用的次数多了,越来越得心应手。此前,杀掉的那些神裔,有好几位都是被上古龙筋捆住之后,丧失了抵抗力。

“啊!!”

但杀生皇子的反应超凡,上古龙筋刚缠绕小臂,还来不及没过肘弯,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……又被卑贱的飞升者算计了。

惊怒交加,死力疯狂向前镇压,怀里的吕舒当场灰飞烟灭。另一只手,却急速斩向被龙筋附身的手臂。壮士断腕,以求自保,也真的被他做到了。可心神连番受慑,总会有那么一刹那的疏忽!

等到后面的一拳贴到后背时,始才明白,真正的杀招并不是上古龙筋。但他乃是这一灾的第四,即便如此阴招也别想得逞。身体几乎在不可能的情况下,往斜下方偏了些许,避过死劫。

“轰!”

右半身,一小半胸膛却都被法力轰烂。向身后打出的死光,竟化作一个“道”字,以同等的力量和速度,轰击伤口,造成了第二次伤害。

孩子肚子着凉了怎么办
长治比较好的男科医院
孩子消化不良的表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