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机械泵

劈天斩神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别跟他啰嗦

2020-08-07 0人读过

劈天斩神 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别跟他啰嗦

甚至在逸尘的脑海中,有过一个不切实际的念头,那就是他和小炫换一换,即便是为小炫而死,也比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份无法偿还的人情要好得多。

“主人,主人……”

就在逸尘想入非非,不能自已之际,十三意识到危机降临,连忙释放出一道蓝光,并焦急的呼唤着逸尘。

很显然,逸尘是被墨亚记忆中的某些场景刺激到了,陷入了自责和愧疚之中。

在天罗大陆都城的时候,逸尘有过类似的经历,却不如今天来得凶猛。

几个时辰的迷糊,使得逸尘的神智受到了一定的干扰。

要是没有人‘当头棒喝’,恐怕一时半会儿之间,逸尘是不会自己苏醒的。

“十三,怎么回事儿?”

倏忽醒来,逸尘依然是一脸茫然,呆呆的看着十三,疑惑的问道。

十三释放出的蓝光,具有凝神静气的作用,即使逸尘陷入昏迷之中,也能感受到蓝光的特殊感应。

“主人,我们该离开冥河水域了。”

十三见逸尘有点心神不宁,不敢将昏迷的事情告诉他。

“是吗……该走了?”逸尘还没从迷茫中清醒过来,顺着十三的话嘀咕道。

这里是冥河水域,之前还在协助焰赤和水疆,治理汹涌而至的水患。

这一点,逸尘的头脑中还有印象,甚至特别清晰。

“对,该走了,因为萨特王国出事了。”

十三渐渐收回蓝光,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“萨特王国……什么事?”

逸尘一惊,不由得心里一凛。

自己这是出现了什么状况,竟然如此浑浑噩噩,如同梦游一般。

明明是跟北方大帝水疆,谈到了有关冥河秘密的事情。

一点实质性的消息都没得到,却又陷入深深的昏迷之中,几乎忘记了自己的所在。

“义兵团和幽阴门发生了冲突,双方正剑拔弩张的呢……”

十三心里焦急,嘴上却是轻描淡写,生怕一下子刺激过头,把逸尘的脑子给折腾坏了。

逸尘的昏迷,在十三看来是正常的,很多没有经历过,以及还没有发生的事情,都有可能在墨亚记忆中显现。

偶尔的心绪时常并不可怕,只要尽快回归到现实中来,就不会造成不堪的后果。

“义兵团跟幽阴门……夏夜先生说的?”

在逸尘的印象中,夏夜先生的态度,是尽量和幽阴门周旋。

只要不触及到己方的底线,义兵团都不会轻易动手。

虽然义兵团发展迅猛,实力提升飞快,早已在江湖上声名远扬。

但是,和幽阴门相比,义兵团的实力还有欠缺,强行交锋并不是上佳之选。

不管是逸尘还是夏夜先生,都不会惧怕幽阴门,甚至将幽阴门当成义兵团壮大的垫脚石。

只不过,现在还没到和幽阴门决一死战的时机,除非义兵团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。

“夏夜先生传递过消息,墨亚记忆中也有提醒。”

逸尘陷入昏迷的时候,十三从卯晶中获得了有关义兵团的信息。

具体什么原因,十三不是完全清楚,但局势紧张是千真万确的。

夏夜先生请示逸尘,面对幽阴门的挑衅,义兵团是全面开战,还是各个击破。

所谓的各个击破,就是将那些正面和义兵团过不去的,或者是故意挑衅骚扰的幽阴门成员,狠狠地打击一番。

全面开战,自然就是双方摆开架势,各展所能,将对方击败甚至消灭。

从夏夜先生的消息中可以看出,这一战在所难免,只是选择哪一种作战方式,需要禀报逸尘而已。

“墨亚记忆提醒了义兵团和幽阴门交战的事儿?”

逸尘有些意外,这样的小事情,应该没有必要受到墨亚记忆的关注。

按照表面上看起来,无非是一场江湖纷争,并不会牵扯到天罗大陆的格局。

而墨亚记忆关心的,则是与万年大劫有联系的大事情。

“没有,但说到了鬼域可能提前发难……”

十三实话实说,将搜集到的消息,一点不漏的告诉了逸尘。

墨亚传承,从某种意义上说,就是为了化解万年大劫而存在。

根据墨亚预言的记载,这一次的万年大劫,始作俑者就是被一闲散人,以无极剑封印了两万年的鬼域。

有关鬼域的情况,墨亚预言中也有一定的描述,只是不够详尽罢了。

原本的万年大劫发生时间,应该是从现在起的十年之内,具体时间暂不确定。

十三也以为,逸尘的修为至少达到战皇超级强者的境界以后,才有可能面对大劫的开始。

以逸尘目前的修为实力,和幽阴门一战或许还有一点机会。

但鬼域之内,超级强者众多,随便拎出一位,也能将逸尘斩杀,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。

这个时候,鬼域居然有了提前出动的迹象,简直就是扼杀逸尘的举动。

“这么说,幽阴门和义兵团的冲突,是早有预谋的,我得赶紧过去看看。”

事情紧急,容不得拖延,逸尘的头脑瞬间清醒过来。

冥河水域的水患,基本得到控制,只要没有那股神级强者的气息侵扰,焰赤和水疆就能应付。

本想把帅又奇带着,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,但保护冥河秘密更加重要,逸尘只能放弃。

七星拱斗大阵,以及五行能量阵,暂时还不能撤除,焰赤和水疆还要利用这些能量。

虽然有些不舍,但萨特王国那边的事情紧急,逸尘不敢有半点懈怠。

简单的和北方大帝水疆做了一番交流,逸尘就告别了心爱的飘然,以及皇甫钦等人,只身离开冥河水域。

西苍镇,位于玄冰王国和萨特王国交界之处。

尽管不如玄冰王国那般寒冷,却也是朔风阵阵,有一半是荒凉之地,连基本的庄稼都难有收成。

两大王国朝廷,对此处不抱有太大期望,自然并未投入过多的精力予以管理。

说起来,西苍镇属于萨特王国辖地,却从未向朝廷纳税,更是或多或少的从周边城镇弄点粮食物资,以供生存所需。

西苍镇几乎没有种田的农民,主要的生存方式,就是以佣兵团的形式,靠往返于玄冰王国和萨特王国的商队养活。

一般情况下,无所事事的闲杂人等,是不愿意混迹于西苍镇的。

一年之中,只有气候条件相对较好的两三个月,是佣兵生意的旺季,其余的时候,就非常萧条了。

逸尘离开冥河水域,进入西苍镇的时候,就属于萧条的时间。

一路上,很少看见经过的商队,甚至连行人都难得一见。

本来还想找个人问路,现在只好一门心思往前走,等到了有人的地方再说了。

三英佣兵团的林雷,就在西苍镇,逸尘想快点找到他,以便多了解一些夏夜先生和义兵团的情况。

倏~~

然而,刚走上一条荆棘丛生的小路,逸尘就感觉到了不得劲。

前方不远处的草丛,忽然逆风摇摆,像是受到了某种能量的侵袭。

虽然这一带朔风频频,却都是按照一定的方向刮过,不会存在旋风那样的肆掠。

显然,附近有人催动能量威压,改变了杂草的摇摆方向。

“什么人?”

逸尘只想赶路,不准备多管闲事,可周围涌来的能量涟漪,很快就将他笼罩起来。

如果继续置之不理,恐怕就要受到对方的攻击了。

逸尘停住脚步,朝空中瞄了一眼,大声问道。

“逸尘,睁大眼睛看看,还认识我们吗?”

随着一个尖锐的刺耳声,四条人影凌空而下。

占据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,把逸尘围在中心。

“你们……梅花垄五兄弟?”

逸尘打量了一下,自己面前说话的老者,疑惑的说道。

在天罗王国天云城,逸尘曾经和梅花垄五兄弟见过一面。

当时是天云城城主公孙宏的独女出嫁的日子,一大批隐世家族的王者,出现在城主府上空。

为了传说中的玄铁铜矿,和公孙宏以纠缠,还是彭博先生出面,才赶走了他们。

只不过,当时的梅花垄五兄弟,实际上只有梅老大一位是本尊上阵,其余的都是冒牌货。

按照百花宫花黛慈的说法,梅老大故意找人装扮成自己的四位兄弟,企图瞒天过海,对其他隐世家族实施打劫行动。

虽然是冒牌,却也长得十分相像,不然的话就不可能瞒过众人的眼睛了。

逸尘身边的四位,除了比当时那几位的样子更为凶神恶煞以外,基本面容非常相似。

“梅花垄五兄弟,哼!”

逸尘对面的这位,嘴角微微抽搐,冷哼一声之后,才阴恻恻的说道:

“拜你所赐,梅花垄五兄弟只剩下四个了,这不,特意赶过来给你请安呢。”

说着,还真的装模作样,低了低头给逸尘做出行礼的样子。

“二哥,别跟他啰嗦,让他给大哥偿命!”

不等逸尘说话,四兄弟中的另一位就忍不住了。

也不管兄弟长幼有序,便直筒筒的说明了来意。

似乎对自己的二哥有所不满,还用眼睛瞪了对方一眼。

不用说,逸尘就知道,这四位等在这里,就是要为他们的大哥梅老大报仇。

婴儿肚子胀气的表现
新余去哪里看白癜风
先声药业